海拔4900米,巡逻兵与冰河相伴
来源:海拔4900米,巡逻兵与冰河相伴发稿时间:2020-04-03 04:42:14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一国大使作为国家派往驻在国的全权代表,享有崇高地位,也负有重要职责。《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了大使馆的五大职责,包括代表派遣国、保护本国公民、办理交涉、调研驻在国情况、促进本国与驻在国的友好关系。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字明示或默示赋予大使破坏驻在国与第三国关系的职能。

当地时间4月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 Haffajee联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Thinking Globally, Acting Locally — The U.S. Response to Covid-19”。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新冠肺炎COVID-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

文中指出,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授权给各市和县。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

奉劝胡克斯特拉大使务点正业

在被问到中国向欧洲疫情严重地区提供帮助的问题时,他竟然说,美国付钱给世卫组织,而中国毫无作为。这真是让人啼笑皆非。美国在拖欠国际组织会费方面的记录举世皆知,它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本该为人类多作贡献。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无意与美国攀比,但从来都是认真履行国际组织成员国的义务。作为世卫组织成员国,我们每年交纳会费5740多万美元,自愿捐款470多万美元。为抗击新冠疫情,中方还宣布向世卫组织提供2000万美元的额外捐款。全球疫情暴发以来,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积极主动参与国际合作,主动向疫情严重国家(包括美国)提供大量支持和帮助,既提供物资支持,也分享抗疫经验,目的就是要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挽救更多的生命,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胡克斯特拉大使把中国的这些贡献说成为疫情“承担责任”,不知道是基于什么逻辑。如果是想说美国不需要得到中国的合作,请直说无妨。

我们不得不指出,中国了解美荷之间的特殊关系,从来不为发展中荷关系妨碍荷兰与美国的关系。不同制度的国家和平共处一直都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如果胡克斯特拉大使认为只有靠破坏中荷关系才能维系美荷关系,那岂不是对美荷关系的基础太缺乏自信?我们善意地建议胡克斯特拉大使,今后在发表涉及中国的评论前最好先做做功课,包括把基本事实搞清楚,同时也认真研读一下国际法特别是《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美国在一周之前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最多的国家,目前也是唯一一个确诊超过20万的国家,最新数据则已超过24万。而如此大规模的疫情蔓延只用了74天时间。

他说,中国提供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导致美国误判形势。事实是,中国去年12月底接到可疑病例报告,今年1月初就向世卫组织正式通报,并于1月12日与世卫组织及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的全基因序列。此后,中国每天更新数据,通报病毒极易传染、非常狡猾和危害很大的特性以及中方对于诊疗方法的探索,还邀请国际专家赴中国实地考察。世卫组织对中方的迅速、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做法多次表示赞赏。近日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也表示:“在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就知道疫情会到来,中国疫情所传递出的信息非常清楚。”我们是应该相信这些专家的说法,还是应该相信胡克斯特拉大使的说法呢?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因此,强有力、果断的国家行动势在必行。然而,“美国联邦政府的反应慢得令人担忧,对该病毒的性质和应对措施都混淆不清。”作者们在文中指出,各州和地方一直处于应对疫情的前方,但他们并没有统一行使公共卫生权力。由于基于科学的社会距离和有针对性的隔离措施只有在病毒传播的每一个地方都实施才能成功,因此缺乏跨行政区的协调合作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未来还将继续付出这样的代价。

然而,在非常时期,各州和联邦政府可以启动紧急权力,以扩大其迅速采取行动保护公民生命和健康的能力。截至2020年3月27日,所有50个州、数十个地方和联邦政府都宣布了COVID-19紧急状态。由此产生的行政权力是广泛的,它们的范围从停止商业活动到限制行动自由,到限制公民权利和自由,以及征用财产。